當前位置: 首頁 > 長壽養生福地 > 長壽美食
焦屑飄香
來源:政府辦公室 發布時間:2017-06-15 10:58 字體:[ ]

每年農歷的4月底5月初,是鄉下的“大忙”。此時的如皋晝長夜短,天氣悶熱,為了補充高強度勞動消耗的體能,大家會準備一種速食食品——焦屑。

做焦屑要先炒制。炒焦屑的原料是元麥。因為元麥成熟早,而且剛登場的元麥粒粒飽滿,猶如金燦燦的圓球,散發著泥土的芳香。小時候,每逢雨天,母親就會早早起床。她拿出笸籃、篩子等用具,將早已曬干揚凈的元麥用瓢兒從袋中盛出,然后倒進篩子,進行最后的篩揀。母親細心地篩著麥粒,挑出哪怕一丁點的石子或雜質,為的是食材更純潔,炒出的焦屑吃到嘴里不磣牙。

原料準備完畢,母親會找來鄰家大媽做搭檔。雖然我和姐姐都在家,她卻認為我們小屁孩做事不牢靠。我們無奈,也只好圍著土灶轉圈等候。這時母親取來早已準備好的,足有七八十公分長,用十來根蘆柴捆扎而成的“蘆把”交給鄰家大媽,然后母親開始點火加熱了。只見母親先用麥秸稈猛火加熱,待到鍋溫爆燙,大媽迅速將適量元麥用畚箕盛起倒進鍋里。這時大媽立即用雙手握緊“蘆把”,快速順時針轉攪鍋中的麥粒。母親適時調整火勢,改用稻草慢慢加溫,這時的火候是炒焦屑的關鍵!

母親是個慢性子的人,她對火候的掌握自有分寸。火大了,麥粒外表焦黑有糊味;而火小了,麥粒又炒不熟會夾有生面味。隨著連續攪動,鍋內的麥粒開始不安分了,瞬間傳出“噼里啪啦”的爆花聲,還不時有那開花的麥粒跳到灶面上來,爆花聲由弱轉強,再由強變弱,伴隨而來的是滿屋子的麥香味。當鍋里沒有爆花聲時,第一鍋炒熟的麥花就可以出鍋了。這時再看那炒熟的麥粒已從原先的金黃色轉為棕黃色,顆顆麥粒從腰間炸開,露出了白色的面花,好似胖娃娃露出的笑臉。出鍋的麥花,很快被倒進門外的籃中冷卻。

此刻,我和姐姐們再也熬不住了,爭先恐后捧起滾燙的麥花塞進嘴里,咀嚼著燙嘴的麥花,滿口飄著濃濃的麥香,在那物質匱乏的年代,這也許就是我們最可口的美味。待到一袋麥子炒完,母親就將還有余熱的麥花裝進袋子,然后到附近的糧食加工場進行粉碎。隨著粉碎機的高速旋轉,加工場內外再次飄出濃烈的麥香味,香味隨著空氣的流動,沁入眾人的味蕾,聞到者無不吞咽口水。加工完的焦屑,母親還得用密度更細的篩子進行過篩,篩出那少許的麥皮,留下更細更純的焦屑。此時,焦屑才算完工了。

吃焦屑也是要有技巧的。焦屑調和爛了,容易黏牙,調和干了,會讓你吃得嗆出熱淚。所以,我們常常先盛小半碗粥,然后用湯匙盛幾匙焦屑加進碗中用筷子進行調和,待到調成糊狀,再加適量焦屑繼續調和,調到能用筷子在碗沿摁壓成塊狀時,才算調好。此時的焦屑軟糯爽口不黏牙,滿口回味暢。如有條件的會在粥里添加紅糖,一般人家只能就著咸菜或黃豆醬了。

焦屑耐饑,特別是農忙之時,早上能吃上一大碗,干活到中午也不易餓的。另外,焦屑食用方便,如大忙,中午無時間煮飯,調上一碗焦屑也能抵過一頓午飯,所以說焦屑是過去農村大忙時節的絕佳食品。

如今,隨著生活條件的不斷改善,農民們收種用上了機械化,勞動強度沒有那么大了,飯桌上的菜肴豐富多樣,人們再也不用焦屑止餓充饑了。但每年夏收之時,在農村還不時能聞到隨風飄來的陣陣焦屑香,人們不僅僅喜歡它是真正的綠色食品,回味的是原始的麥香味,而更重要的是現代人對逝去歲月的一種念想!

 

江苏时时彩视频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