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 長壽養生福地 > 長壽美食
蒿 團
來源:政府辦公室 發布時間:2017-06-09 09:35 字體:[ ]

老家過節講究“人節”和“鬼節”,譬如:中秋、端午肯定就是“人節”,以闔家團圓祈福消災為主題,按此推論清明節應該是實實在在算“鬼節”了,各地習俗雖然略有不同卻大多是以上墳祭祖為主。但較之中元節,清明前后春意盎然萬物復蘇,人們踏青“嘗春”這似乎又是實實在在的“人節”,老人們更以“熬過清明又一年”而欣慰。這便是我對清明膚淺而直白的理解:清明節是雙重意義的,在快樂生活的同時緬懷先人。

中國人講究吃,而且有“不時不食”的說法,清明時節的時令點心青團子應該算得名副其實的主角了,雖然各地做法略有不同,但大抵都有相似之處,老家的蒿團便是其一。蒿,從小對它就有一種敬畏,因為它香香的,很容易和“蘭心蕙質”一類的形容詞關聯,于是也似乎和君子沾了邊。而蒿草還能做成清香好吃的吃食,比起那些高冷香艷卻不可親近的名貴植物,蒿草默默地走進了我們的生活。蒿草長在河邊路旁,相對于其他的草長得比較高,葉子四散匍匐在地,不顯眼卻以自己蓬勃的生命力昭示著春天的到來。蒿草的氣味清香優雅,碧綠的葉子有小小的鋸齒,葉子嫩,味道香,隨處可見,春天的味道,春天的顏色,不名貴不張揚。

通揚運河對年幼的我來說是闊大的,因著大河還有長堤,堤邊是我們的衣胞之地,葬著先人的墳。堤上高高低低的菜花黃了,堤邊的蒿草綠了,清明節在家祭了祖宗吃過飯后,母親領了我去給爺爺“送袋子”。奶奶的腳是纏過又放了的,她沒有隔壁老太太精致卻畸形的金蓮,走路做事都透著干練。見我們來,奶奶利落地把蒿草洗凈倒進沸水焯了,那嫩綠不大一會兒就變成了墨綠,奶奶飛速從水里撈出泡軟了的蒿草扔進早就備好的清水里,然后再把蒿草撈起剁碎放入盛糯米粉的盆里,糯米粉需要用熱水“潑”,不大一會兒,那熱氣騰騰的面團裹著青綠色的蒿草在奶奶的巧手搓揉下就融為一體了。奶奶小心翼翼地把面團掰成一塊一塊的,拿過年攢下的麻切加了紅糖做成了餡,面團搓圓捏扁加餡兒,變魔術一般把面團變成了一個個包子模樣的“青團子”。接下來就是上鍋蒸了,奶奶一遍一遍地吩咐著“火別太大,夾胳肢窩里都能熟,火不能大”,媽媽則小聲跟我嘀咕:你奶奶就吹牛,你叫她夾胳肢窩給我焐熟一個試試。當然,母親也僅限于小聲幽默一把,奶奶是能干而威嚴的,在家里的核心地位更是不容挑釁。不多一會兒,蒿團就熟了,奶奶又會總結經驗一般說上一句:火候最重要,蒸過了就塌了,時間不夠又會夾生。剛出鍋的蒿團晶瑩剔透,清香撲鼻,我顧不得燙便狼吞虎咽起來,燙了舌頭又倉皇地吐出來。

香香的蒿團,一抹青青的綠,是植物的味道,是童年的味道,更是春天的味道……

 

江苏时时彩视频直播